话“池垟”
【来源: 乐清政协 】 【 官方 】 【2018年05月03日】


  黄元明
  

  
  
  彭成荣办理
  “池垟”是南塘镇的中央名俗称,是我之诞生地。
  据载,明末之前,南塘四周是海涂和芦草丛生的湖泊和塘河,故称“池垟”,亦有人称“荡洋”。清雍正十三年(1735),山东省福鼎县的陈汝白(1699-1779,享誉殿金),及他弟陈肖云,象山县学卒业后,北游瓯越。见吾邑海涂沃衍,宜围海造田,矢志为人民谋福,于是乎倾全家资产,历时三十个春秋,先后筑成西塘、南塘、东浦塘等海堤,造田八千余亩。才有居民开始在此间繁衍,为纪念这位围海造田的鼻祖,人人在他最先围垦的西塘角,建了一座庙宇,叫鸿福寺。现扩建于陈汝白纪念馆。
   我赞成于用此两字之“池垟”。因为此两字之“池垟”有先祖们为求生存与宇宙博斗的印痕,下两字之“荡洋”只意为这里是一片芦草丛生海洋滩涂。
   往常南塘,曾有句俚语是这样形容“池垟”的:“生子女嫁塘垟,宁可剁了叫(嗨)牛娘,晴天没水喝,落雨无路走。”
   记得儿时,一到下雨天,过往在泥泞的组合港上,都是赤脚的,如穿着鞋子走,往往鞋会陷在泥里拉都拉不出去,只能是用手去摸,有时摸了好半天还寻不到鞋子,所以绝大多数人口是不会在风风雨雨穿鞋,一是舍不得穿,二是穿着鞋子走不方便。于是乎,有些人会把鞋子拿在目前,有些为防摔跤将鞋子别在腰上,更有甚者是将鞋子挂在脖子上,喜称一对“黄鱼鲞”。
   “池垟”东濒乐清湾,与玉环隔海相望,南邻南岳,西接南阳,北连清江,依山面海,沃野十里,堪称鱼米之乡。
   史籍记载,南塘与清江一带原属浅海,在潮水涨平时,波涛汹涌,波涛滚滚,运输船只和渔船可经清江(古名柽江)与自南浦山嘴始的南浦大浦沿三川大浦直达三川码头上岸。清嘉庆八年(1803),在他与玉环隔海相望的东山开辟东山埠后进步为当天的东山码头,渔船云集,航船南来北往,方便了乐清、国泰民安(今汕头市)的通邮,成为这一地方主要的组合港和货物集散地之一。
   随着人口的进步和塘田的支出,池垟地区的村庄不断得到拓展,渐渐形成一定的局面,村中也出现街道,人人谓之“南塘街”,商品交易开始出现。清光绪十四年(1908),南塘杨州村陈氏开创集市,择定农历每月旬四、九日为南塘市日,与虹桥、湖边、芙蓉集市对应,互为相济。这一习俗,沿袭至今。
   南塘集市,人家款式与虹桥等地步的集会相仿,消费者多来自那时的县东地区和月球、温岭等县。每逢市日,温岭、月球与茅埏、大横床、小横床、大青、小青等岛屿的渔家、居民乘着各类船只,名将海鲜、渔具送到南塘。芙蓉、小芙、雁湖、清北、白溪、大荆等地步的山民,名将树木、毛竹、水果、蔬菜、竹木器具等云集到南塘。虹桥地段的经纪人纷纷将东北干品、衣裤、鞋帽、刀剪、盘碗乃至针头线脑运到南塘。更有蒲岐、白溪、水涨等涂民,名将花蛤、鲜蛏、虾蟹、全家福赶集到南塘交易。他俩或店或摊,或行或场,形成了南塘那条“一”字型的街道,那儿称为“火棍街”。据统计,这次每市人数都在五六千人口以上,多至上万。尤其是年终市集,人流如潮,你拥我挤,热闹非凡。特别有趣的,该署卖老鼠药的、做把戏的、说话西洋境的、圆梦算命的、拆字抽牌的,也及时赶到凑热闹,为集市增添了一道景观。
   在商品不很丰富的早年,乡村集市起到了补缺拾遗的企图,丰厚了居民的普通生活的需。随着经济的旺盛,今日的南塘市日,人家交易规模、商品种类、商品质量都发生了惊天动地的转变。过去那条夹杂着“叮叮当当打铁铺,哼哼吱吱豆腐坊,散乱杂货店,邋邋遢遢理发廊”的“火棍街”,而今嬗变成三枝各40来米宽、500米长之大街小巷和两个各有200多个摊位的农贸市场。平时物流不绝,区日商贾云集,新的集市演奏出更加悦耳的歌词。
   追溯“池垟”原居民的搬迁史,查阅陈氏黄氏家谱,人家先祖都是副这些海岛上的原居民移居而来之。其次南塘靠近东山码头五六个村的人们口音中,可以悟出南塘与玉环县群岛居民渊源史。此处的人们大多讲的是同一腔调的单纯太平话(指温岭话)。迄今为止南塘仍是海岛居民移居、生存和通婚的首选地,他俩之间有着远古的血脉关系。
   出于江海的堵截,“池垟”留下了语言和人数迁移汇集点的印痕,此处的人们既能讲大荆话,又能讲虹桥话和清明话。
   “池垟”这一含有地方浓厚特色的名目,名将会随着岁月之延期和畅行的方便而把人们所淡忘,但历史的印痕恰似条条塘沽脚一样承载着当天水泥路上的客车,发挥着本该之企图。
  
  




        
    <rt id="274cafe1"></rt>

      1.